美国圣荷西梁先生〔San Jose, CA, US〕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6.11.26

  小姓梁,现居美国加州矽谷自置独立房屋,刚开始退休,平日习惯将量子芯片置于钱包内,作适量运动时,甚少有疲累感觉。  事例一:  年青时爱好打乒乓球,水准不俗,唯近十年未有玩伴。今年三月参加十四天游轮,偶然经过乒乓球台,遇上一位等待玩伴的长者,如是者便跟他对打三局,不仅大败,更全身疲惫不堪。当时在游轮甲板,衣着简便,钱包及量子芯片存于房间保险箱。次日,随身带备量子芯片,再战比我年长十岁的长者。竟然八局七胜一负,赛后稍稍休息,便以疲劳尽消。  事例二:  前园种植多年的两株银柳树有枯萎痕迹,决定将十吋直径的树干连根掘起,第一天掘树时,因身穿无衣袋的衣服,量子芯片并未随身,费尽气力,三小时仍未能掘起第一株枯树,但已觉筋疲力倦,全身酸痛。马上回屋内休息,并换上袋有量子芯片的长衭,次日,佩戴置有量子芯片的腰封,另衭袋亦有二枚,继续掘树,三小时内已将两株枯树连根掘起,虽然有点累,回屋休息,很快便恢复体力。  事例三:  时差效应,以前从美国返香港或回美,总有数天不适应,自从量子芯片随身后,很快适应两地相差十数小时的时间。

  小姓梁,现居美国加州矽谷自置独立房屋,刚开始退休,平日习惯将量子芯片置于钱包内,作适量运动时,甚少有疲累感觉。

  事例一:
  年青时爱好打乒乓球,水准不俗,唯近十年未有玩伴。今年三月参加十四天游轮,偶然经过乒乓球台,遇上一位等待玩伴的长者,如是者便跟他对打三局,不仅大败,更全身疲惫不堪。当时在游轮甲板,衣着简便,钱包及量子芯片存于房间保险箱。次日,随身带备量子芯片,再战比我年长十岁的长者。竟然八局七胜一负,赛后稍稍休息,便以疲劳尽消。
  事例二:
  前园种植多年的两株银柳树有枯萎痕迹,决定将十吋直径的树干连根掘起,第一天掘树时,因身穿无衣袋的衣服,量子芯片并未随身,费尽气力,三小时仍未能掘起第一株枯树,但已觉筋疲力倦,全身酸痛。马上回屋内休息,并换上袋有量子芯片的长衭,次日,佩戴置有量子芯片的腰封,另衭袋亦有二枚,继续掘树,三小时内已将两株枯树连根掘起,虽然有点累,回屋休息,很快便恢复体力。
  事例三:
  时差效应,以前从美国返香港或回美,总有数天不适应,自从量子芯片随身后,很快适应两地相差十数小时的时间。

所属类别: 使用者回馈